养心美文

在水一方

时间:2017-8-15 16:36:16  作者:  来源:  查看:19

在水一方

发表时间:2016-04-27 来源:中国文化报

  四十多年前,林青霞在街头被星探发现,出演了由琼瑶的第一部小说《窗外》改编的同名电影。那是一九七三年,大陆还轰轰烈烈地闹着“文革”呢,台湾却通过电影这种媒介,把小说中“非革命”的柔情宣泄出来,效果极佳。

  琼瑶生逢其时,在台湾读者早已厌倦了宏大的家国叙事之际,跳将出来,把儿女情长与缠绵悱恻赋予更多不亚于“革命”的意义。而在“前网络时代”,花样男女舒缓苦闷情绪的渠道委实有限,读琼瑶的小说,看琼瑶的电影,便是一条捷径。

  一九七五年,电影《在水一方》上映,林青霞饰演杜小双。杜儿时丧父,成年丧母,只能来到台北,投靠父母的好友朱自谦。杜小双这个人物,与琼瑶其他小说中的苦情女人本无二致,但只因为小说名为“在水一方”,就特别讨巧。众所周知,“在水一方”来源于《诗经》的名篇《蒹葭》,而琼瑶开始创作的六七十年代,孤悬一岛的台湾人是多么渴望听到“蒹葭苍苍”这样来自中华传统的声音。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国民党大举登岛,那些生于大陆,随家人来到台湾的一批人,终于在六七十年代长大成人。只要回顾童年,他们便对大陆有着无法抑制的怀念。琼瑶生于一九三八年的四川成都,十一岁来到台湾,是典型的“半大陆半台湾”的新一代。琼瑶的父母这一代人,即便人在台湾,但基本上还是大陆人。而琼瑶的下一代人,生于台湾,长于台湾,亦可以算作台湾省的人了。恰好是夹在这两代人中间的琼瑶这一代人,相对来说,在身份认同上是极度矛盾的。

  小说《在水一方》,即便内容无涉乡愁这个宏大主题,但仅仅因其小说名,就使得台湾人神往。老一辈的台湾人,似乎只要听到大陆的东西,就会痴痴然不知所措,也痴痴然恍若隔世。“在水一方”的诗经意味,让“半大陆半台湾”的一代人及其上一代人,都会感到乡音的逼人之势。所谓的“在水一方”,其实也是“在海一方”,暗喻了台湾在海峡的另一方。琼瑶作为一个“文艺小说”作家,却能让人读出如此浓厚的大陆“乡音”。即便她不是有意的,也会让人“想入非非”。

  小说的内容倒是其次,也的确不过如此,但就因“在水一方”这四个字,而使得男女恋情被无限地扩张,可以被相思大陆的台湾人做各种解读。女主角杜小双父母双亡,成为孤儿的遭遇,也能让当时的台湾人往更宏大的历史政治角度加以考量。

  这就好比七十年代末,罗大佑的歌曲《亚细亚的孤儿》一样,“孤儿”的痛苦与迷茫,一直就是台湾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至今,不管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一听到罗大佑“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便欲落泪。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当台湾被逐出联合国之后,“孤儿”的哀怨便开始弥漫在台湾人心头。而琼瑶的“在水一方”和“孤儿杜小双”,被人理解为台湾的社会现实,就在所难免了。

  一九八八年,《在水一方》 再次被改编成电视剧,女主角由林青霞变为刘雪华。如果说七十年代是琼瑶小说的电影时代,那么八十年代就是其电视剧时代。八十年代的台湾,电视机开始普及,琼瑶小说的“电视剧化”,虽然是满足时代的需求,但更为重要的是,其小说委实更适合用篇幅较长的电视剧来演绎。

  林青霞脸上带着一股英气和豪气,其实不是琼瑶剧的最佳人选。刘雪华则不同,她一脸哀伤,笑的时候仿佛都能看见泪光。八十年代的刘雪华算是非常完美地完成了琼瑶原小说所期待表达的东西。她无疑是所有琼瑶影视作品的女主角之王,后人恐怕都难以企及。表演与长相都还只是其次,林青霞虽亦楚楚可怜,但与刘雪华无需表演、天然的忧伤气质相比,就不足以代表台湾在政治上的孤独与隐痛。而刘雪华,看见她,就一叶知秋,窥到了台湾多年淤积的浓浓孤儿情绪。(梁盼)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心宽路更宽
中国文明网 | 江苏文明网 | 盐城文明网 | 盐城工学院 |
盐城工学院院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专题网
Powered by OTCMS V2.84